首页 > 社会新闻

追逃快马加鞭 天网越织越密——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推动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取得新进展

文章作者:来源:www.kuisparlay.com时间:2019-12-02



新华社北京1月28日电天网在追逐和逃离中编织得越来越近;国家监管体制改革推动国际反腐倡廉取得新进展

新华社记者朱继才

1月15日,涉嫌逃废罪的海南纺织工业总公司前总经理王文君回国自首并积极追回赃物

这是中央追踪和逃逸办公室公布50名涉嫌与工作有关的犯罪和经济犯罪的逃犯的线索后的第6名逃犯。

1月17日,涉嫌职务犯罪的江苏造纸联合再生资源有限公司前总经理谢郝杰被护送离开菲律宾。

这是国家监测系统改革后的新监测对象。从恐慌中逃离到被抓获并护送回中国不到10个月。

第十九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三中全会刚刚闭幕,反腐败和追回赃物的消息一个接一个传来。

2018年是国家监管体系改革取得重大进展的关键一年。改革形成的体制优势不断转化为治理效力,推动了国际反腐败追查和追回赃物的新进展。

坚持责任的立场,做一个好指挥官和好战士。

2018年3月,国家反腐败立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生效,具体规定了国际反腐败合作,并澄清了监督机构在追查和追回被盗货物方面的地位

同时,随着国家、省、市、县级监督委员会的组建和党的纪律检查机构的同地办公,所有行使公共权力的公职人员都将纳入监督范围,党对反腐败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将进一步加强。

改革后,纪检监察机关成为追回和逃避赃物的主办机关。它不仅是追回和逃避赃物的指挥官,也是前线战斗人员。追回和规避被盗货物的相关工作职能得到进一步整合。各级追回和逃避赃物的情况进一步改善,劳动力得到加强,形成了一支更强大的劳动力队伍。

2018年6月6日,中央寻人逃逸办公室(Central Tracing and Escape Office)发布了《关于部分外逃人员有关线索的公告》,披露了50名涉嫌职务犯罪和经济犯罪的飞行人员的线索,包括他们目前可能的海外住址和其他信息。

这是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的第一次,也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的第二次中央寻人脱逃办公室集中力量以公告的形式向移民发布相关线索,这无异于对移民的又一次打击。

两个月后,8月23日,国家监察委员会首次与最高法、最高检察院、外交部、公安部联合发布《关于敦促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投案自首的公告》,并于2018年12月31日向移民发出“最后通牒”。

在公告发布的当天,逃离该国的与工作相关的犯罪嫌疑人轻舞和腐败嫌疑人倪晓虎就像第一块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一样,自愿回家自首,引发了随后自首的连锁反应。 自宣布以来,包括“100名洪通人员”姜磊和王庆伟在内的近100名飞行人员已经投降。

根据中央追踪和逃离办公室的通知,"天网2018 "行动已经在全国范围内追回了1,335名移民(17次引渡、66次遣返、1次在其他地方起诉、275次逮捕、500次逮捕、202次边境侵犯、198次国内逮捕、76次自首等)。),其中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307人,包括5“100名洪通工作人员”

继续追逐赃物。追捕赃物不容易。

充分履行追回赃款的职责。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不仅要协调公安、法院、人民银行等机关和单位,采取有效措施打击洗钱和打击地下银行,使国内赃款无法“隐藏或转移”,还要积极协调和建立通过国际合作平台发现、冻结和返还赃款等双边合作机制,努力“发现和追回”国外赃款。

根据中央寻回办公室的报告,“天网2018”寻回35.41亿元赃物。 自2014年以来,已从海外追回105.14亿元赃款。

以新的身份出现在国际舞台上,反腐败之友的圈子进一步扩大。

2018年3月23日,国家监测委员会成立 《监督法》明确规定,国家监督委员会应当组织协调有关各方,加强与有关国家、地区和国际组织在反腐败执法、引渡、司法协助等领域的合作。

国家监测委员会成立后,将向各国大使馆和国际组织在中国的机构发送外交照会,通知它们国家监测委员会的成立。

以新的身份出现在国际舞台上。2018年,中国继续推进反腐败国际合作,取得新成果

7月,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次会议在南非举行。领导人就加强反腐败国际合作达成重要共识,并将其纳入《金砖国家领导人约翰内斯堡宣言》。

9月,在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与会中非国家领导人就加强反腐败国际合作达成重要共识,并写入《关于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的北京宣言》和《中非合作论坛北京行动计划(年)》。

9月,中国和加勒比国家在格林纳达举行了反腐败执法合作会议。会议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并就促进中国和加勒比国家反腐败合作达成了重要共识

12月,中国和澳大利亚在北京共同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监察委员会与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反腐败执法合作谅解备忘录》 这是国家监督委员会自成立以来首次与西方国家签署反腐败执法合作文件。

根据中央追捕逃犯办公室的数据,2018年,中国与外国签署了5项引渡条约和4项司法协助条约,并与外国签署了4项金融情报交换协议。与泰国、阿根廷和白俄罗斯等6个国家签署反腐败合作谅解备忘录;通过访问和接待,我们与美国、新西兰和加拿大等50多个国家讨论了反腐败合作问题.

随着国际反腐败执法合作的深入,我们的反腐败朋友圈和影响力进一步扩大。

一个接一个,“第一个”见证了找回赃物的铿锵步伐。

2018年7月11日13: 27,达拉斯的AA263国际航班降落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跑道上。 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前行长徐范超缓缓走下飞机舷梯。徐已逃亡17年,涉嫌4.85亿美元的腐败案。

这是国家监督管理委员会成立后第一个从国外遣返的与工作有关的犯罪嫌疑人。这也是发达国家第一个成功实现异地起诉和异地服刑后强制遣返的案例。

2018年,一个接一个的“第一个”见证了追捕赃物的长征

5月11日。根据云南省监督委员会的决定,云南省公安厅对参与潜逃的西南林业大学前校长蒋赵刚发出了甲级通缉令。

这是省监察委员会成立以来应其要求发出的第一份逮捕令 逮捕令发出20天后,赵刚在昆明市的一个藏身处被捕,云南省监察厅对他采取了拘留措施。

10月26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刑事司法协助法》的决定

修订后的《刑事诉讼法》建立了缺席审判制度,为加强海外追捕和逃跑工作提供了有力手段。 《国际刑事司法协助法》通过规范和完善中国刑事司法协助制度,进一步完善反腐败和追回赃物的法律制度,填补了国际刑事司法协助合作的法律空白空

2018年11月30日,逃离13年的职务犯罪嫌疑人、浙江省绍兴市新昌县前副县长姚金琦从保加利亚被引渡回国

这是国家监测委员会成立后第一个成功的引渡案例,也是我第一次成功地从欧盟成员国引渡涉嫌职务犯罪的国家工作人员。

据报道,在姚金琪的引渡案件中,我们以国家监督委员会的名义提交了引渡请求,并按照法律规范提供了证据,得到了担保人的尊重、认可和支持,并给予了及时、迅速的反馈。 从抓获姚金奇到成功引渡,只花了44天。

劝说和遣返越来越成熟,引渡越来越多,利用法治思维和法治追查和追回赃物的能力和水平不断提高。随着国家监管体制改革的深入,追查和追回赃物的宏伟目标越来越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