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新闻

唐山钢企老板跑路案余波未平

文章作者:来源:www.kuisparlay.com时间:2019-10-30



两个月后,重钢行业唐山的私营钢铁企业主陈志强走上道路的事件仍然很困难。

10月21日下午,在“非法吸收公共存款”中,陈志强的最大债权人唐德勇的钢管老板李德清在唐山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寻求与陈志强的谈判失败后就任职当场一瓶。老鼠药被送到医院抢救。

“该人已经在重症监护病房(ICU)中,医院已经发出了两份重病通知书。现在我们借给他的钱并不想收回,只是想帮助其他人找一些损失。” 10月22日中午,李德清的儿子李海路告诉记者,自从陈志强事发以来,他的父亲和家人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8月4日,唐山市丰润区宝强钢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新疆玉峰钢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志强涉嫌进行大量民营活动。在菲律宾被捕并返回该国后,筹集资金并携带资金“奔跑”。

记者了解到,仅在唐山,陈志强,宝强钢铁直接借款的人数和多层次借款可能多达1000人,这一层借款资金主要来自李德清。转让给陈志强,总金额高达2.75亿元。

21日至22日,包括李德清家人在内的数位债权人告诉记者,这种矛盾的加剧是,他们得知10月19日,陈志强“外出工作”的原因是保释候审手续。

吴德庆从李志清那里借了2000万元,贷给了债权人吴默(化名):“没有关于他的资金去向,偿付能力的报告,也没有具体的还款计划。我不会再跑了。”

目前,陈志强案的特征是“非法吸收公共存款”,地方政府正在努力解决后续问题。唐山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调查人员告诉记者,不方便接受采访,但支队负责人田大林的手机未接。

13亿外债

记者从一些债权人那里了解到的最新信息,陈志强目前的外债总额为13亿元人民币。吴默说,在10月19日下午6:30听到陈志强对保释金的处理审理后,主要债权人赶赴唐山市公安局检查情况。

10月20日,调查组组织债权人与陈志强会面,主要是“寻求我们的受害者,他们是否同意陈志强将赴新疆创办富丰钢铁而无需付出人民和国家的一分钱”。吴默对记者说。

根据陈志强当时采访的几位债权人的记录,陈勤口承认自己的外债总额为13亿元人民币。其中,新疆地区的银行贷款

3.5亿美元,私人贷款4.5亿美元;以新疆富丰钢铁的名义向深圳和北京的两家国有企业提供的贷款为1.5亿;其余的3.5亿来自唐山的私人贷款。

“关于这么多资金的使用,陈志强只说每年要付利息2亿元,而公司的上市税要缴纳近5000万元。此外,没有更多的说法。”吴默告诉记者。

该报纸此前曾报道说,陈志强的“追随风险”与他的投资摊位太大有关。除唐山宝强钢铁公司外,自2006年以来,他先后投资了好丰钢铁公司和新疆乌苏肇东铸造有限公司等五家企业。 2009年2月,总投资5亿元的新疆“最大的民营钢铁生产企业”在乌鲁木齐成立。

陈志强19日对债权人说:“玉峰钢铁每吨钢的利润为600元,一年的利润为1.5亿元。并承诺将还清唐山人民的欠款。两年之内,总计3.5亿元。”

对于目前新疆一些钢厂有这样的利润空间,某钢铁行业分析师22日告诉记者:“由于目前国内20MnSi合金钢坯价格一般在3400元/吨(超重),而新疆市场HRB335和HRB400分别代表着4150元和4340元的价格规格,因此具有高炉炼钢和连铸能力的生产企业,理论上存在毛利润600元甚至更高。”

保证难题

尽管阜丰钢铁有可能扭转乾坤,但陈志强的一些主要债权人表示,他们不相信阜丰钢铁如此有利可图。

债权人将钱借给陈后,去新疆考察了上市进度和还款能力,结果发现“规模太小,基本上不可能”。

“实际情况是,该公司自2006年运营以来,最好的一年净利润超过1000万元。”吴默告诉记者:“因此,我们建议陈志强仍然执行该计划,要求政府或出资者保证还款计划能够实现,但调查组和陈志强表示,没有人得到保证。”

此时,最大的债权人李德清承受的压力最大。李德清的家人对记者说,李嘉和陈志强的关系一直很融洽。陈志强甚至直接称呼李德清的“干”和“爸爸”。出于信任和利差的诱惑,唐山的私人借贷基本上是由李德清进行的,目的是帮助以上市的名义提高名字。李德清筹集的私募资金约为1.59亿美元。甚至在8月3日,即陈志强离任的前一天,李德清也向他转移了2800万。

10月20日,会议结束后,李德清21日再次来到经济调查支队寻求与陈进行谈判。会议失败后,李德清下午15:30左右当场服药。

“在上一次贷款中,利率为2.5点。自2012年春节以来,陈志强提议给4点。我们知道我们也有责任。”李海璐22日对记者坦言:“所以我们特别愿意合作,我自己的钱是经过计算的,老百姓的钱是先归还的。我们可以承担未来业务的一半。”

据记者了解,自事件发生以来,李德清的永丰钢管已停产,公司的资产全部出售以偿还债务。一些债权人表示,如果没有担保还款,陈志强宁愿接受相应的法律制裁。李家告诉记者,他们不想走极端。 “如果陈志强有能力,他可以等五年,但必须有担保人。”

行业挑战

事实上,面对上述解决方案,陈志强和债权人双方都知道此时很难找到担保人。

吴默告诉记者:“唐山地区有一些钢厂已经减少了熔炉的产量。现在最好是赔钱而不是停产,否则客户的损失会更大。”

在国庆节期间,钢价经历了一波反弹。这位分析师指出:“继去年从去年9月到今年9月的急剧下跌之后,钢厂和钢铁贸易商正面临更大的财务压力。”但是“随着钢价的上涨,钢厂已经以一定的利润率进行生产,预计10月份国内粗钢产能释放将进一步加快,钢价反弹的空间将受到抑制。”

“当前钢铁行业的危机是什么?” 22日,中国钢铁物流联合会副秘书长盛志成告诉记者:从外观上看,由于下游的机械制造,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需求增长的幅度是放慢脚步,需求不足导致供求矛盾突出

[打印] [关闭]